<u id="0alza"></u>
    <b id="0alza"><wbr id="0alza"><ins id="0alza"></ins></wbr></b>
  1. <u id="0alza"></u>
    <b id="0alza"></b>

       

      首頁 > 縣區之窗 > 商州區

      熊耳山國營煤礦建礦記

      2023-07-20 09:13:44 來源:商洛日報

        王敏儒

        ◁國營熊耳山煤礦一號礦井舊址

        ▽煤礦生活區舊址

        商州人在熊耳山挖煤用煤,可以追尋到唐宋時期!独m修商志》曾講道:宋哲宗紹圣四年(公元1097年),朝廷派了一個叫雍方賢的人到商州了解、勘察煤炭開采情況。雍方賢自商州黃沙嶺東行,經白谷、白女,越大小亢,抵爵隸、石門諸谷而還,最后在熊耳山一帶發現了煤,且當地民眾已開采利用。雍方賢欣喜之余,撰寫了勘察經過,刻石立碑,名為《藍炭碑》:“余受檄檢踏爁炭,自黃沙嶺并山東行,經白谷、白女,越大小亢,抵爵隸、石門諸谷而還,西徙熊耳,乃獲焉。由是商於之民始用給爨。阜民鼓鑄,歲省費千萬。山澤之利,以佐國用,可勝計哉!”

        根據相關記載,此碑立于熊耳山下,具體地點不詳,可惜已散佚,無從考尋。由此文可以看到,在宋代熊耳山就有挖煤、用煤、冶煉、燒制陶瓷、白灰及烤火做飯之歷史。今天我們看到的原熊耳山下的國營煤礦,當時是陜西省重點工程建設項目,自1955年建礦,為商洛的經濟建設和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貢獻了60多年。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不許有資本家的存在,熊耳山一帶多以個人入股的形式合伙開辦煤礦。1955年,為恢復和發展經濟,陜西省著手建設國營商縣熊耳山煤礦。當時沒有公路,三位轉業軍人擔上行李,徒步上了熊耳山,他們就是趙子正、武德運、李景白。到了熊耳山半山腰,他們就租住在上坪趙修幫家。這三位拓荒者是扛過槍的人,卻沒有挖過煤,這就必須依靠私營煤礦懂技術、有文化的人。當時在私營煤礦挖煤的人幾乎都是睜眼瞎(不識字),于是1944年從商縣簡師畢業、解放前在金陵寺完小教過學、當時在私營煤礦搞財務的王志坤就成了唯一的人選。一位副縣長與王志坤談話,讓他協助三位大員組建國營煤礦,搞公私合營。王志坤臨危受命,和三位大員一起在東窯村用羅盤定向挖巷井,用架子車運煤,這就有了熊耳山煤礦一號井。國營熊耳山煤礦一號礦井等煤炭生產出來之后,政府及時關閉了私營煤礦,把人員并入國營煤礦,此時公私合營就算完成了。商縣人民政府派王志坤到銅川學習先進采煤技術,回來后擔任生產股長。趙子正任煤礦黨委書記,武德運任礦長,李敬白是會計。1956年底,王志坤向省上呈報了熊耳山煤礦五年規劃:一是去掉油燈實行電燈照明;二是把架子車換成輔鐵軌的礦車;三是把熊耳山盤山公路修到一號井口;四是買運輸用汽車;五是把工人穿的草鞋換成橡膠鞋,統一工作服裝;六是建設職工生活區,提高煤礦工人生活待遇。這樣,企業有了長遠的發展計劃,才能使新社會的煤礦工人與舊社會的煤礦工人生活有了變化,工作待遇上了一個新臺階,彰顯出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。煤礦生活區1957年,商縣人民政府組織修建第一條地方公路——南秦橋到熊耳山的公路,簡稱商熊公路。從1957年春天開始,政府動員沿線群眾,采取人海戰術,利用半年時間修通了熊耳山下鐵溝村到張溝的公路。拉煤的車輛開到熊耳山下的張溝(現在二號礦井口),通過在坡上修的溜煤槽把煤炭溜下來,再裝車過秤運走。當時煤礦的生產設備和工人的生活物資,還要通過人工扛到礦井,工人都租住在上坪和老墳梁村的農民家里。要建設生活區,需要的建筑材料必須向上運輸,因此煤礦決定把公路修到礦井邊。1958年新年剛過,開始修建熊耳山上的盤山路。王志坤到西安購買了兩臺蘇聯產的柴油發電機,解決給礦井照明、送風的用電,還購買了兩輛解放牌大卡車(其中一輛后來被商洛地委留給了在建的商洛電廠)。經過千辛萬苦,找到了一個姓吳的司機,將大卡車和發電設備拉回來了,卻只能拉到熊耳山下。1958年底熊耳山盤山公路修通后,才將設備拉上山。1959年開始建立生活區,地址選在上坪村,當時是一邊生產,一邊修建生活區。期間,又派龍德天等人到西工大學習電器技術。歷經兩年多時間,終于建成了生產生活功能比較完善的國營熊耳山煤礦,到1961年開始大生產。熊耳山煤礦生產的煤,除當地燒陶瓷、白灰外,主要供應商洛水泥廠、商洛電廠(后轉成商洛氮肥廠)、商洛造紙廠、商洛五號信箱、國營十號信箱等大大小小的企業、單位,還外供到河南南陽和湖北的鄖西、鄖陽。熊耳山煤礦生產的煤質量特別好,當時在金陵寺楊口村建了個煉焦廠,用熊耳山煤提煉的焦炭銷售到西安的多個鐵廠,國營熊耳山煤礦開始進入鼎盛期。

      高清无码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