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u id="0alza"></u>
    <b id="0alza"><wbr id="0alza"><ins id="0alza"></ins></wbr></b>
  1. <u id="0alza"></u>
    <b id="0alza"></b>

       

      首頁 > 新聞頻道 > 時事綜合

      張淑珍 不為繁華易初心 只擇茶事終一生

      2023-07-11 08:48:53 來源:商洛日報

        陜西日報記者 王佳偉 本報通訊員 張永罡

        昔日,秦嶺深處,商山之南的商南縣并不產茶。如今,茶產業卻成為這里的支柱產業和群眾增收的重要來源。

        60年前,第一次為商南的荒山種下茶樹的人叫張淑珍,現在已年過八旬。這茶樹一種就是半個多世紀。

        “我要跟群眾想在一起、干在一起,使群眾能在茶葉生產中更快提高經濟效益,更快富起來,享受幸福生活。”7月6日,回憶往昔,張淑珍的眼里閃著光。

      “打起背包走天下,哪兒需要哪兒安家”

        1961年,也是這樣的夏天,張淑珍和戀人焦永才從秦嶺北麓乘坐一輛拖拉機,經藍關、穿秦嶺,在坑坑洼洼、塵土飛揚的山路上整整顛簸了一天半來到商洛。

        “打起背包走天下,哪兒需要哪兒安家,最艱苦的地方最需要我們用所學的知識來改變它。”這樣的信念,讓焦永才和張淑珍選擇了商南。

        “當時我們都有機會留在西安工作,在他的影響下,我從西北農學院畢業后也作了同樣的選擇。”張淑珍說,他們的婚禮也是在商南辦的。

        張淑珍被派到商南縣農林綜合站工作,第一項任務便是下鄉搞林業普查。當時的農村困難到什么程度?“鄉親一盤腌菜要吃幾天,漿粑糊湯是招待客人的稀罕飯。”張淑珍說,“怎么才能解決溫飽呢?商南土地少,如果我們能引進一種經濟苗木就好了。”

        于是,工作站分了一畝地讓張淑珍引種試驗。然而,第一次從安康移栽的200株茶苗無一株成活。從1962年到1964年,她反復栽種,茶苗反復枯死。

        一次次破滅的,還有種茶的希望。

        “都是照書移栽,咋就活不了呢?”張淑珍感到困惑。

        “移栽不行,不妨直接播種試試。”焦永才建議。

        張淑珍托人買了5公斤茶籽,一顆顆播在苗圃。她白天去地里轉,怕鳥啄走茶籽;晚上又去蓋稻草,怕茶籽被凍著……幾十天后,一棵棵幼苗萌發了。

        “看到茶苗像娃娃一樣探出頭,我的眼淚瞬間就出來了。”這一幕至今仍讓張淑珍激動。

      “心里比吃了蜂蜜還甜”

        經過幾年試驗,1970年春,一叢叢茶樹可以采茶青了。“明前茶”采回來后,張淑珍借用農民的土灶、炭火和鐵鍋開始炒茶,入鍋殺青、出鍋揉捻、晾曬烘干,最后又入鍋翻炒、提香……對照教科書,她成功制出了茶葉。

        “那是我第一次制茶,喝起來味道苦澀得很,但我的心里比吃了蜂蜜還甜。”張淑珍笑了。

        商南出茶葉了!這在當時引起了轟動。

        然而好景不長。第三年,好好的茶樹苗突然出現大面積枯萎、死亡,存活下來的不足三分之一。

        在一片質疑聲中,張淑珍從不同茶園分別挖了土,將枯死茶苗和成活茶苗根部的土進行分裝,然后翻越秦嶺來到西安,請大學老師化驗。

        幾天后,結果顯示,影響茶樹生長的主要因素是土壤酸堿度問題。茶樹是嫌鈣植物,如果土壤中石灰質含量過大,就無法成活。

        商南縣同意了張淑珍新提出的“避鈣就酸”的茶園發展思路,一改過去連山連坡大面積種植的路子,宜茶則茶、宜林則林。

        1979年,張淑珍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那天,她在筆記本的第一頁寫下了“為人民服務”五個字。來自河南省太康縣的張淑珍發誓將一生奉獻給商南茶。

        初生的商南茶既沒有傳統的制茶經驗,也沒有現代制茶技術。“開始青草味總是很濃,口感不是很好。”張淑珍說,“后來我們發現茶葉口感好不好關鍵在殺青,一方面要控制好鍋溫,一方面要控制好時間。”

        張淑珍反復嘗試,終于研制出韻味悠長的商南名茶——商南泉茗,并在中國西部名優茶促進會上獲得“陸羽杯”大獎。

        1980年,張淑珍擔任商南縣林業局茶葉站站長。五年后,商南縣茶葉聯營公司成立。張淑珍和茶葉站20多名職工自愿丟掉鐵飯碗,大膽走向市場,和農民一起種茶、制茶、尋找銷路。

      “把務茶心得傳授下去”

        茶樹的生命力越來越強,張淑珍卻倒下了。

        1989年10月,張淑珍被查出患了癌癥。“一下子驚呆了,簡直無法接受。”她說。

        手術后,大量化療藥物帶來不適,張淑珍的心里想的卻還是茶葉。

        有一天,茶葉站副站長劉保柱帶著同事去看張淑珍,剛走進病房,她就起身問道:“茶籽發了嗎?地塊選好了沒?”看著眼前因為化療,頭發、眉毛都掉光的老站長還在關心茶葉,劉保柱眼眶濕潤了。

        幾年后,風霜再次降臨——1994年,焦永才被查出肝癌晚期。

        “我走后,就把我埋在你種的茶園旁吧。你這一輩子把種茶這一件事做好就行。”焦永才臨終前留下的這句話支持張淑珍走到了今天。

        在張淑珍的推動下,商南陸續研發出綠茶、紅茶、白茶、黑茶、烏龍茶五大類多個品種。商南也因茶而聞名,成為中國茶葉百強縣。

        經張淑珍提議,商南首個“茶葉節”應運而生。商南還推出了“旅游茶葉節”,商南茶成為當地的旅游名片。隨后,一條積淀著茶文化的茶藝街也在商南縣城建好了。

        2016年,79歲的張淑珍從茶葉聯營公司退休,但對商南茶的研究卻沒有停止。次年,張淑珍籌備成立商南茶葉研究所。

        如今,在人們的攙扶下,張淑珍時常在商南的茶場、茶葉公司走動,為茶農傳經送寶,為茶企把脈問診。“就想把務茶心得傳授下去,惠及后人。”張淑珍說。

        昔日的荒山早已滿山茶綠。目前,商南縣建成茶園25.5萬畝,年產茶葉8000噸,產值達到12億元。

        不為繁華易初心,只擇茶事終一生。在秦嶺大山里,張淑珍繼續用每一個腳印踐行著一名共產黨員的初心。

      高清无码在线观看